台湾娱乐

当前位置/ 首页/ 台湾娱乐/ 正文

大力推张嘉佳究竟为哪般?王家卫这样回答 玩机技巧 2016-1

张嘉佳、王家卫

王家卫监制,张嘉佳的导演处女作《摆渡人》上映四天,豆瓣评分仅有4.4分,从大多数影迷到影评人,都不接受这个“在《东成西就》和《东邪西毒》之间左右摇摆”的贺岁片。其实这豆瓣评分,在上映首日仅得3.7,此后两天渐渐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对它表示赞许,得分稍稍攀升。不过这由梁朝伟、金城武、陈奕迅、杨颖等大腕明星组成的闪亮阵容,以及王家卫监制的金字招牌,还是为这部影片在过去这个周末,赢得排片率第一、累计票房过3亿的战绩。这可以说是贺岁档口碑最分裂的一部电影。许多人对这部电影打出一星,是出于与期待落差太大:如此闪亮的演员阵容,如此华丽的幕后助力,却整成了这样……这还是“泽东电影25周年献礼”呢!

今天我们想跟大家平心静气地聊聊这部电影,它到底是不是真的“疯了”?《摆渡人》这个卡司强大,幕后玩家强大,商业计算同样强大的贺岁片,成为泽东25周年的纪念作,这事儿让人联想颇多。泽东电影要在内地市场扩大商业战线?王家卫未来要做更多监制作品?张嘉佳要跟王家卫联手搅动未来影市?南都记者的问题很直白,这二位的回答曲曲折折。 南都记者许嘉实习生张思毅

观影

《摆渡人》疯了吗?NO,它只是喝大了

《摆渡人》遭遇网友这般疯狂吐槽,着实跟王家卫和张嘉佳“疯癫着拍”的选择关系很大。

《摆渡人》是一个“喝大了”的电影。戏中的大部分角色,好像成天泡在酒坛子里一样,表现欲超强,人来疯儿,悲悲喜喜完全不需要预热直接零到一百迈。王家卫和张嘉佳要走漫画风,试图让每个角色都做个符号,代表世间男女的不同类型,想令《摆渡人》更接近爱情寓言的模样。这个试图包含爱情百态的独立小王国,无论逻辑还是情感,必须能够自给自足地运行起来。

但是,陈末(梁朝伟)、管春(金城武)、小玉(杨颖)几位主角,出场方式夸张有余,却没有一针见血的鲜明个性,都浮在表面上。再加上,开场几条人物线索的快速切换,观众的视点被甩来甩去,很容易飞出轨道,很难回到即将展开的故事线中。

这三条故事线,各有长短。陈末(梁朝伟)与何木子(杜鹃),怎么看都少了些化学反应;马力(陈奕迅)和小玉(杨颖)的少年回忆写得太偷懒,以至于你很难相信,成年之后的小玉为马力所做的一切。于是当你看到熊黛林和杨颖斗酒那段那么H IG H的戏,也会感到戏剧动力不足啊!反而是纯爱走向的管春(金城武)和毛毛(张榕容),写得最丰满也最有趣——— 前提是你要能接受男神金城武不顾形象疯狂搞笑。

张嘉佳说过,他曾经尝试把《摆渡人》写成“城市版《东邪西毒》”。《摆渡人》的最终版,确实加了不少王家卫电影的老梗。比如,陈末在跟人打架时,变身一代宗师。比如,金城武追毛毛,不小心跑到了南美洲最南端,立刻让人想起《春光乍泄》……张嘉佳谈及自己小说里的矫情,他妥妥儿认账。不过,张嘉佳随后补了一句,“矫情是我和王家卫创作上的共同点”。在他看来,“矫情是正常人都具备的丰富情感”。但是,若论如何把人的丰富情感变成一个好故事,王家卫和张嘉佳的这次合作,瑕瑜互见,也可理解。毕竟,从香港或老上海,走进内地,王家卫离开自己曾经的“安全区”,颠簸总归会有,风浪大吗?船上的人自知。

特写

王家卫没想做张嘉佳的师父25岁的泽东也在找“摆渡人”

若和如今华语电影业那些几十上百甚至奔着上千亿身家跑去的大鳄相比,“泽东电影”的名头小众。很多年间,泽东和王家卫紧密相连,除开业内人士,知道这个字头的大多是文青或是资深影迷。

有趣的是,二十几年前,泽东电影的创业之作《东成西就》,以2200万港币票房横扫香港影市。那之后,刘镇伟渐渐淡出,泽东大部分时间里只出品“王家卫电影”,几年一部,质量好,商业上并未有太大浪花,王家卫自己都承认“泽东是一个能让我安心创作的基地”。就在它25周年之际,祭出《摆渡人》,这是下一盘怎样的棋?

王家卫看中短篇《摆渡人》,“挺打动我”

张嘉佳,凭着在微博上写“睡前故事”,成了红遍华人网络世界的流行作家,从微博搬到纸上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卖出几百万册。彼时是2013年,那一年,坦言自己“阅读量很大,什么书都看的”王家卫,看中两部小说,一个是金宇澄的长篇《繁花》、一个是张嘉佳的短篇《摆渡人》。在王家卫眼中,《繁花》是上海的“清明上河图”,《摆渡人》是碎片式的个人编年史,重量和深度自然不同,但,“它们讲述的时期都是跟时间流逝有关的”。

《繁花》是王家卫下一个漫长旅程的终点,至于《摆渡人》,它更像是王家卫试图给泽东电影找出新路的起点。因为公司同事推荐,王家卫看到张嘉佳的26个睡前故事,读完,他的两个观感是“第一,张嘉佳很出名;第二,这26个短篇,独立成文,加起来也是他对自己过去的告别,挺打动我”。

借自身资源,王家卫把张嘉佳推到台前

有关出名这一点,张嘉佳自己毫不回避,“你要说IP大小,我(张嘉佳)认第二,没人敢在我面前说第一”。的确,无论有着1100多万微博粉丝的张嘉佳个人,还是“睡前故事”超过4亿次阅读的传播力,“出名”都是《摆渡人》商业计算中关键的一环。当然,论名气,王家卫更大,他是华语影坛三十余年间少有的传奇人物。王家卫选择张嘉佳,两个不同领域和不同粉丝群体的“名人”合作,这本身就是一次成功并且传播时间够久的事前营销。

至于打动王家卫的故事,从如今已经上映的《摆渡人》来看,张嘉佳那并不深刻却速效易消费的鸡汤小说,能够“打动”王家卫的,应是张嘉佳代表的内地年青一代的情感困局以及都市病。这状态有一点《重庆森林》中那个香港的影子,但,王家卫并未将《摆渡人》拔高到“文艺经典”的水平,而是借力打力,试图以自己雄厚的业界资源推张嘉佳到台前,打造一部商业倾向的贺岁电影。

王家卫从未想亲自执导,“我不熟悉”

这个决定,并非最初就已做好。王家卫坦言,“原来我是希望他(张嘉佳)写剧本,因为这个故事有很多个人经历在里面,找其他编剧不如他自己写”,而导演这个位子,王家卫一直未有亲自执导的想法,“因为我不熟悉这个时代,也不熟悉(《摆渡人》)这个状态”。

按张嘉佳的说法,他的剧本改到十几稿时,王家卫才来说服他自己做导演。在此之前,泽东电影的制片人Jacky(注:彭绮华,泽东电影公司CEO )跟张嘉佳聊剧本时,还说“你说导演(王家卫)什么时候拍它啊”,他们都以为王家卫要亲自上阵。而王家卫本人的理由是“每个导演最重要的是讲故事,技术上的事情,有好的摄影师、演员和幕后团队,他们都可以帮你……”

看这台前幕后的卡司,王家卫尽了心力

事实上,王家卫的确做到了监制该做的一切。《摆渡人》的卡司一看便知,梁朝伟和张榕容是泽东旗下艺人,金城武刚出道时也同王家卫合作数次。张嘉佳并不讳言,他提出梁朝伟和金城武这样的主演组合,并且能成功邀到,“他们还是很相信王导对电影的判断力”。王家卫同样坦承,“这些演员跟我合作多年了,所以变成我在场,大家都会放心一点”。

再看幕后团队,摄影指导有两位,曹郁拿过金马奖最佳摄影,鲍德熹因《卧虎藏龙》拿过奥斯卡的小金人。美术指导邱伟明主理过的电影有《一代宗师》《2046》《东成西就》《阿飞正传》,是王家卫的御用班底之一。此外,南都记者还在《摆渡人》的片尾字幕上,发现了张荣吉的名字,此人是谁?《逆光飞翔》,这部2012年度的华语佳作,正是由张荣吉执导。他也凭借此片拿下金马49的最佳新导演,当真是台湾新晋的实力派导演之一。《逆光飞翔》恰好是泽东电影出品,王家卫也曾做过这部电影的监制。而张荣吉在《摆渡人》所承担的工作是“第二组导演”,用一位有过成熟作品的导演打理第二组拍摄的工作,可见王家卫对《摆渡人》所尽的心力。

王家卫几乎全程坐镇,演员也习惯问他

《摆渡人》前期宣传的一个段子是:王家卫第一次让张嘉佳自己做导演时,张嘉佳的反应是“我不会导啊!”王家卫回他“我陪你!”结果,《摆渡人》拍摄的大部分时间里,王家卫确实在现场坐镇。张嘉佳老实承认,“导演有个很重要的能力是判断力,第一次做导演,刚开始拍摄时,我对自己的判断力没有太大自信。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我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呈现方式A和呈现方式B,哪个更好?”遇到这种时候,张嘉佳自然要求教王家卫。

梁朝伟、金城武、张榕容这班演员,在片场遇到问题,最初还是像以前拍戏,习惯性地去找王家卫。王家卫的反应是:“你应该去问张嘉佳。”王家卫眼中,张嘉佳毕竟还是新导演,“尤其你碰到那么多演员和场面,他有时会紧张,但是,慢慢也适应了”。

《摆渡人》的制作,虽然没有像王家卫自己做导演那般漫长,但是,从2014年底到2016年的贺岁档,这部戏也经过了整整两年才面世。其间,坊间传言,前期拍摄不够理想等等。但,王家卫和张嘉佳公开的说法,并非如此。如今出现在大银幕上的《摆渡人》,至少在技术环节的确保持着“泽东出品”一贯的精工细作。

泽东25周年,“希望出来一个新力量”

《摆渡人》正片,在几家出品方LO G O出现之前,“泽东电影二十五周年献礼制作”的字幕浮出。以这般重量的名头作为《摆渡人》背书,可见王家卫和他的团队对这部贺岁电影的重视。确实,《天下无双》之后,泽东就再未有商业取向如此明显的电影。作为监制的王家卫,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抑或是他所言“两个男人之间的承诺和义气”,他如此深地介入一部新导演的作品,以前未见。

泽东25周年,为何不是王家卫自己的电影?“这么做其实是重复自己,25岁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年轻的时候,我希望泽东25周年可以有一个新力量出来。”这是王家卫给记者的答案。

《摆渡人》之后,泽东电影是否会更接近内地市场,王家卫没有说得很明确。但,他坦承当下的中国内地“这是一个很大的和很重要的市场,是一个趋势”。在这个大势之下,王家卫和他的泽东,向许多资本力量证明了他们的商业价值。至于,这个品牌能够变现多久?这个问题留给未来吧。

对话

王家卫:我必须在现场,给他打气,有时候替他拍

南方都市报:王家卫导演,很多人都说,张嘉佳的小说太鸡汤了,你自己怎么看?

王家卫:对我来说,他的鸡汤不是给别人喝的,是给他自己喝的。我也知道他为什么一开始说“我们是不是可以用周星驰的方式讲王家卫的故事?”我可以理解,因为用笑的方式去讲一个那么难过的事情,对他来说是比较轻松的。也可以说,拍这部电影就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比如马力和江洁分手,这都是张嘉佳的亲身经历。所以,拍到那场戏的时候,我就跟他说:“你别在现场了,我替你拍。”其实,我不希望他重复这样一个经历。

南都:看到张嘉佳的微博,他还在片场发病被送进医院。

王家卫:很多时候他身体不太好,我从来没碰过一个导演身体那么弱,(开拍)几天之后(他)就犯了心脏病,送医院了。所以,我必须在现场,我要帮他打气,有时候我就替他拍。

南都:泽东电影从前出品的电影,大部分是你自己的作品。最近几年,从台湾到大陆,你开始监制一些新导演的电影,未来会放更多精力在这边么?

王家卫:过去五年,我们开始出品了很多新导演,我希望接下来有更多新力量。因为不同时代应该有不同的阐述方式,需要一些去说这个时代的人。

南都:张嘉佳自己的时间海公司也签了不少年轻的作家,未来,泽东电影和张嘉佳的公司会有更多深度合作吗?

王家卫:我跟张嘉佳之间不太谈商业的事情。其实,我们两个是“两男之义”,我答应过他的事,我会一路帮他去做完。

南都:不存在其他的合作关系了?

王家卫:对,我也不希望用师徒的方法去讲。

南都:你刚刚也说会多关注新导演,从你的角度看,能入你眼的作者多吗?

王家卫:我让张嘉佳当导演之前,跟他讲过“当导演是要脱一层皮的。必须全力以赴,要是我感觉你没这个心态的话,我会毫不犹豫把你撤下来”。我现在看到的年轻人,有这个魄力和决心去做事的不多。我希望有更多这样的人才。

南都:你自己的下一部作品什么时候开始呢?

王家卫:我有很多案子,但这种要看时机,所以大家别着急,慢慢来。

张嘉佳:《全世界》是甜品,《摆渡人》是满汉全席

南方都市报:张嘉佳导演,你之前说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最火的时候,版权分别卖了七八个,能聊一下具体情况么?

张嘉佳:我是分篇卖版权的。其实,我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种,疯狂地去卖版权、圈钱。我都是把作品版权交给自己信得过的朋友,所以价格都很低。你看现在的报道,一个大IP动辄成百上千万。那你要说IP大小,我认第二,没人敢在我面前说第一(笑)。但是,我的(版权)价格没有超过200万的。

南都:张一白、王家卫还有陈国富,他们都曾选择了你不同的短篇改编电影。从原作者的角度看,你觉得他们各自看中你作品中的什么东西?

张嘉佳:陈国富导演买的《老情书》,讲的是两代人的爱情;《摆渡人》是一部人间喜剧,讲悲欢离合;《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做的时候,就想做一个飞一般的爱情电影,很轻盈,像张一白去拍这种就很得心应手。

南都:《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比《摆渡人》的制作快得多,那个剧本没有磨得这么辛苦?

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剧本写了七八稿吧,比较轻盈,如果你把很多细节都雕琢的话,反而没那么自然。《全世界》是甜品,《摆渡人》是满汉全席,工作量肯定不同。

南都:郭敬明有自己的最世文化,韩寒有自己的亭东文化,你有自己的时间海,他们也签了很多年轻作者,并且向影视着力发展,你的时间海跟他们会有什么不同吗?

张嘉佳:我去做这个公司的目的,就是想保护这些年轻人。第一,我希望他们创作时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第二,我希望他们不要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受到外界干扰。包括商业上的谈判,法务上的问题,公司可以有专门人士帮忙处理。说白了,我不知道公司能走多远,我不是来做商业帝国的(笑)。

南都:如果以后有人把“文化商人”的标签放在你身上,你能接受么?

张嘉佳:随便!我还怕标签吗?!

3230008488cfd43f983

  想了解更多台湾进口零食特产以及批发报价,请直接扫码加以上私人微信 

\
随时随地了解更多信息,请关注以上公众微信:taiwanmeishigou

我要评论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taiwanmeishigou 或查找公众号 即可。